当前位置: 香港六马会开奖结果 > 影视前线 > 正文

委婉人生更讨巧

时间:2019-10-13 12:25来源:影视前线
                看电影,是打发时间的良方,是宣泄情感的好口,是给宅男宅女增长阅历的好渠道。        闲来无事看电影,成了很多人的选择,我也不例外。        《

       

        看电影,是打发时间的良方,是宣泄情感的好口,是给宅男宅女增长阅历的好渠道。

       闲来无事看电影,成了很多人的选择,我也不例外。

       《金刚狼2》继承了美国大片经常有的那种异想天开的科幻,主角金刚狼罗根背负着永生之苦隐居于加拿大的深林里。琴·葛雷是个会念力的变种人,也是罗根逝去的爱。罗根常被过去的悲伤困扰,每晚噩梦杀死琴。电影有那么多部,各种题材层出不穷,如果越新越奇才能瞬间引起我们的注意力,这个剧情确实满足了我的好奇心。

       然而,如果一部电影只能满足观众的好奇心,那就有点单薄了。《金刚狼2》的闪光之处,在于提供了一对常看常有、模棱两可的矛盾,即祖孙之间的冲突。

       看到机器人揭开头盔,露出矢志田的脑袋,我恍然大悟,这是一场夺人永生力量的阴谋,最大的阴谋家就是矢志田。永生的能量被从金刚狼身上吸取过来,他眼看就要成功了,皮肤肌理渐渐呈现出年轻的美好的状态。这时,影片画面切换至矢志田的孙女身上,真理子斩钉截铁,将飞刀甩出去,阻止了矢志田。矢志田万万想不到,大呼,我是你的爷爷。但真理子毫不动容,“你不是我的爷爷”。

       真理子的这一行动,虽然让人期待,更起到了惩恶的作用;但是我对她的毫不犹豫却小有微词。刚开始的时候,她的大义灭亲让我觉得很过瘾,然后,过了几天,我回想起这一行为,觉得心里似乎有点疙瘩。

       好吧,我承认我有传统的保守的迂腐的不入流的思想。我也看惯了不少大义灭亲的场景,只是这许多大义灭亲时,主人公心里都会有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既决然又懦弱的过程。影片多都会花一定时间去刻画人物在叛离亲人前的犹豫和不舍的心理。因为有了这一个刻画,观众才能更确定大义灭亲者的行为是正确的。可是真理子在紧要关头,眼睛都不眨,就一把刀刺到她的爷爷矢志田的头颅,我总觉得似乎不应该那么顺。

       矢志田确实是个可恨可恶的人,他挖空心思,称临终前想见见过去的恩人,于是让雪绪花了一年多时间去找来金刚狼。然后他把遗产全部都留给孙女真理子,让儿子信玄嫉恨至要杀了自己的女儿。接着他装死,派人绑架孙女,设计诱骗金刚狼去营救。等金刚狼入了圈套,他才露出真面目,要夺金刚狼的永生。他所大费周章要达成的目的,就是想让自己长生不老,他眷恋权势、财产以及永生极端到了一个让人害怕的地步。这样的人,真理子难道不应该阻止他吗,尽管他是真理子自己一直尊敬的爷爷。

       人估计是世界上最难取悦的动物,他想要钱,你给他钱;他想要权,你给他权;然后他还嫌不够,你接着顺了他的意思。完了他还说,干脆你把主导的权利给他吧,让他说了算。人性里,天生就有贪婪、卑鄙的特性;幸好有物极必反,你拥有得太多了,自然地失去的也会更多。事情做得过了,势必别人甚至是环境容不下你。这不,矢志田一定是要成功的,但是连孙女都容不下他了。众叛亲离,下场未必会好。

       可我还是困惑,矢志田死后,真理子继承了一切,成为日本最有权势的人物。影片结尾,她和金刚狼难舍难分地道别。一个为救情人杀死了爷爷的人,至少应该表现出些许的不安和愧疚。而在这里,矢志田从隐形的反面人物,直接变成显性的反面人物,众叛亲离得显而易见、理所应当。

       身边的亲人,如果他人很好,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和荣誉,我们会因为他而自豪、高兴。反之,如果身边有亲人品质恶劣、奸淫掳掠,我们会为此而蒙羞。我真的不确信这是不是只有在中国才有的情况。但这确实是五千多年的传统流传下来,灌输到我们的观念里。因为亲人对于我们的意义,真的不一样。尽管进入现当代社会后,社会里的宗族观念已经变得很淡了,甚至亲戚之间也不断地有纷争和怨念;但在骨子里,我们总有种是一起的感觉。因为有这种感觉,所以我们的爱会更浓,恨也会更深。在孔子编著《春秋》,在司马迁写《史记》的时候,就已经有“为尊者讳、为长者隐”的传统了。而对于一个,你从小就很尊敬和爱戴的亲人,他对你表现得更甚于你的父亲对你,如果他危害他人,危害社会,你能如何做呢?

       可以说,真理子很勇敢,很正直,她身上有着值得赞许的普世价值观,她还能明辨是非,也忠实于爱人。我不该执着于那一点不犹豫。当我反观这个社会的时候,却觉得,如果有那点犹豫,旁人的评价或许会柔和得多。

       很多情况下,我耿直地说出自己的想法,鲜明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却常常被至亲们拍死。因为我太直接了,不考虑到人们时常有的那一点私心和恻隐。从这点来说,电影比人生容易很多。他们要表达的东西就在两三个小时里,有时表达得不完满,充其量就是观众甚少。可一个人在生活里这么直来直往,省事很多,却完全不会省心。比如,我要在元月办个酒席,亲戚那边说按照风俗习惯,元月不行。我对某个品质恶劣的亲戚没留情面口无遮拦,就要被说没有口德,甚至更严重的都有。我说我没招惹到谁,我只想过自己的生活,但总有别处而来的人来干扰几下。我有自己的爱好和习惯,却平白无故地招致冷眼,说我跟别人不一样,太孤僻。

       社会,喜欢缓和地平静地表达自己,也喜欢你同样地去对她。爱恨鲜明,常常不受欢迎。所以,如真理子那么斩钉截铁的大义灭亲,不表达丝毫委婉和犹豫,能轻易就被接受嘛?人生,也真的不如一部电影来得痛快。走出社会,就知道要顾忌的太多。所以身边也有那么多北漂族,宁愿留在拥挤的北上广过着贫穷吃紧的生活,也不愿回到家乡偌大的房子里和土地上,牵绊太多,是件好事,也是坏事。我们渐渐成长,喜欢张扬个性,不愿像父辈那么委婉和拖沓,前顾后盼。

       然而在和父辈的接触中,他们时而诧异于我们的迅速和无情,觉得人世之间那股弥漫着的感情被下一辈的快言快语斩断了。我们有时知道,有时麻木,却始终不被接受。当我们变成社会的中间力量,父辈还留在岗位上,我们还未能主导,但又在逐渐地取代他们。两代人的磨合和摩擦渐渐更多,于是年轻一代不免被压制、被整改、被规范。毕竟,社会流传下的传统,就是更倾向于缓和而顾念感情(包括亲情、友情、爱情)的人,尤其是在面对选择,徘徊于选择父母还是职业、选择爱情还是亲情、选择大义灭亲还是隐忍愧疚之间,久久不能放下。可能是因为他们心中装的东西太多了,什么都想容纳吧。

       斩钉截铁或是平和委婉,到底是要哪般?

编辑:影视前线 本文来源:委婉人生更讨巧

关键词: